当前位置:主页 > 生命消费 >推翻「法国女人」无所不能的迷思吧 >

推翻「法国女人」无所不能的迷思吧

推翻「法国女人」无所不能的迷思吧

  「她看来多可爱,她跳舞多优雅,她微笑多开心。这样的场景就是她的胜利──她就是乐趣的宠儿。」

  夏绿蒂‧勃朗特早在1853年的小说《维莱特》中,就这样描述法国女孩,主角的对手。一百多年过去了,法国女人特别受到上天眷顾的想法依然甚嚣尘上,任何一个法国名人都能加强这样的迷信,不管是西蒙波娃还是碧姬芭杜,她们迷人的魅力,彷彿不费力气的生活品味,都让人感到嚮往。

  如果你在市面上看到各种「法国女人轻鬆瘦」、「法国妈妈轻鬆带小孩」这样的杂誌文章、书籍、乃至部落格,或许都得三思,因为背后可能真的没有什幺「法国秘密」。罗雅‧沃佛森(Roya Wolverson)是哈佛大学毕业的金融记者与编辑,不仅曾撰写伊朗新闻获得艾美奖,还是傅尔布莱特计画两次获奖者。她应该是典型的人生胜利组,对吧?但当她与丈夫和一对儿女移居法国,却发现无法成为想像中优雅自信的「法国妈妈」。

推翻「法国女人」无所不能的迷思吧

  沃佛森写道,在这个全球疯狂执迷于「教养」的时代,法国女人做什幺都特别厉害的迷思又被加上「带小孩」这项。沃佛森点名贩售法式教养迷思的战犯,美国畅销作家潘蜜拉·杜鲁克曼,杜鲁克曼形容在法国养「北鼻」(Bébé)是一种:「平静、低调、有点儿遥远,而且充满了自主性」的经验。但她亲身体验发现事情根本不是这样。

  当沃佛森与丈夫和两名幼儿一开始移居法国时,她就抱着对「法式母亲生活」半信半疑的态度。因为作为一个「有好好念过书」、「能支配自我」的女性,她理性上认为如果潘蜜拉·杜鲁克曼提到的法国育儿经验真有这幺「简单」、「平静」,一定不是来自于文化差异这幺简单,而是与整个社会基础设施息息相关。法国政府提供了高品质、低费用的公共托育服务,让法国父母能够喘口气,「好好煮顿饭、或者去趟健身房、做个时尚髮型、或者买套有品味的极简衣柜之类的」。

  沃佛森于是决定到了法国一定要不卑不亢,好好观察法国女人在「自然栖地」如何生活,不愿意屈服于「法国女人过得更好」的文化迷思。不过一到法国,她还是不禁讚叹生活可以多棒,女人的法式幸福似乎唾手可得。

  首先,在法国小孩托育近乎免费,让她心花朵朵开。保母协助在公共场合让她那现年一岁、总是尖叫的「美国小孩」乖了下来,花了不过几天的时间就做到了,附带一提,还是男保母。沃佛森四岁的孩子在法语的托育环境中适应良好,日间托育的活动丰富又有趣,包括了烘焙蛋糕塔跟面部彩绘。有那幺一刻,沃佛森回去工作时,觉得人生更加明亮快乐了起来,而且更有动力了!「就像个法国女人」!

  然而很快的,沃佛森明白自己要配得上这场法式育儿神话,还是未够班。楼上的邻居,一名年轻单身男性,开始亲笔写信给她,投诉「小孩太吵,缺乏礼貌」。她的小孩确实持续在夜间醒来哭闹,因为一连串的耳道感染与肠胃问题交相发生。在一封信件中,邻居写道:「夫人,您有让小孩不要影响到其他人的社会义务。」在另一封信里,则威胁:「请您丈夫不要继续在公开场合里瞪我,否则我要报警了。」

  与此同时,沃佛森丈夫的工作也没有让育儿更轻鬆。虽然外国人经常认为法国工作文化很鬆散,但沃佛森先生以及他在巴黎的大部分男同事工作时间都相当长,而且比起在美国更无法预测究竟何时可以下班,这增添了配偶的压力。与美国不同的是,法国妻子很少被邀请参加晚宴和出游,感觉像是单身男性梦寐以求的状况。

  在一连串的睡眠不足跟孤独袭击之下,沃佛森丧失了盛装接送小孩的意志力。在那样的场合,法国女人围着细丝巾、脚踏蕾丝平底鞋、拿着无懈可击的手包。自暴自弃的沃佛森穿着球鞋跟瑜伽裤,像个透明人一样,没能交到法国妈妈朋友。

  在六个月的点头寒暄之后,其中一位法国妈妈终于邀请沃佛森参加她小孩的生日会。那是个轻鬆悠闲的聚会,时髦的夫妻混杂在迷人又热闹的孩子们身边,就像她第一眼看见的巴黎那样。

推翻「法国女人」无所不能的迷思吧

  其中一位妈妈开始描述在她丈夫的法律事务所全职工作,同时还要带两个女儿有多累,「我都一个人带小孩,」她一边吃蛋糕一边说,「但我不想当家庭主妇,所以只能这样。」派对的主人,一位丈夫开连锁戏院的女演员,全程都与朋友懒洋洋打着赤脚靠在一起,同时不忘哄她四岁的儿子。下个礼拜,沃佛森再次遇见派对上的两个妈妈,她们与孩子各在街道的不同端,刺耳的尖叫声在空中会合。

  法国妈妈也有无力、无奈的时候,这并不让沃佛森意外。「我真正意外的是她们如此虔诚的守着这个骗局。」时间越久,沃佛森看见的法国女人就越像世界其他国家的女人。「没错,我看见举止不凡的女性,跟非常乖的孩子,但我同时也看见女人如何被限制在配角的位置,忍受日复一日的性别挖苦,我更看见在咖啡馆和公园安静哭泣的女人。」当世界追逐法式育儿、法国女人的生活之时,真正的法国女人其实同样在忍受这套迷思的压迫。

  沃佛森认为,美国女性崇拜法国女人是因为想要逃避「美国女人」的迷思,这种迷思逼大家「挺身而进」,进入职场争高下,无视于个人的心灵与健康受到多大的压迫与伤害。但法国女人的迷思却一样有害,它鼓励女性家庭事业一手包办,却还得表现的举重若轻。这两种迷思一样是在惩罚现代女人。

  当人看向镜子,看见的是受到迷思扭曲后的自己。迷思投射出我们心中想要改变的部分,但没有提供任何解答。如果要改变现状,女人需要先了解自己真正的需求,才能追寻属于自己的新的神话,并且祈祷在这个版本的神话里,没有人需要过劳。

参考报导:Quartzy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