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推荐成果 >没有医疗人权,哪来医疗品质? >

没有医疗人权,哪来医疗品质?

没有医疗人权,哪来医疗品质?

全台医护流失出走潮消息不断,据媒体报导,云、嘉地区护理师缺很大,大医院最近陆续关闭病床,卫生局统计全县护理师缺两百三十九人。台大云林分院也闹护理师荒,因人力不足关闭八十五张病床,急诊室走廊候床者大排长龙,不少病患担心等不到病床。这是不是「医疗现场大混乱,医疗难民发生?」

然而,我们的官僚还是无感?浑然不觉台湾医疗崩坏已经是现在进行式了?医事官员老神在在表示,「部分医院传出关闭病床,有些医院怕达不到评鉴标準,只能关床因应;即便医院关床,对于急重症的病患不会有影响。」

人民的担忧在哪里?民意在哪里?看看近日媒体论坛,就有两篇大作,〈想生?先到医院排队预约!〉,〈龙子龙女生在无医村〉,早就令大众感慨,难道「台湾医疗崩坏」是否已经到了无法挽回,孤臣无力可回天的境地?

有线电视也开讲探讨医师荒,「有门诊没医生,苦死病患,台湾白色巨塔裂解中?」其实,「医疗现场大混乱,大量医疗难民发生……」不就是日本医疗崩坏的第三阶段吗?

二○○六年起,日本全国各地也曾开始大幅报导医师不足,医院陆续关闭,产科、小儿科、内科医师集体退职,救急困难,产妇无医。二○○八年十月,在人口稠密的东京首都内,一名临产孕妇遭一般医院拒收,在救护车辗转送到「第八家」设有妇产科的医院后,孕妇却因颅内出血而死亡。

日本很多书籍开始分析「日本医疗崩坏」,多数分析发现,日本医疗危机最大原因在于政府长年的医疗费削减政策,进而造成医师不足、经营赤字、诊疗科关闭、地区医疗缺乏的「医疗崩坏」现象。有作者指出日本医疗崩坏有三阶段:

一、医疗事故、医疗纠纷事件增加,媒体大幅报导。
二、医师不足,医院经营赤字,诊疗科关闭,地区医疗缺乏。
三、高龄医疗,混合医疗,患者自费负担增加,「医疗现场大混乱,大量医疗难民发生。」

台湾医疗崩坏已经是现在进行式了,日本医护人员有劳基法保障落实,可是,我们没有。我们只有无知、无感的官僚,还有全世界最血汗的「贱」保,对外,还有国际医疗、观光医疗、医学美容的磁吸。如果,哪天大陆大幅开放台湾医护医事人员开始西进,这脆弱失血的医疗体系如何确保台湾人民,不会因为医护荒,而成为新一代的医疗难民?

看看日本走过的医疗崩坏的道路,「台湾医疗崩坏」是否也已经是第三阶段了?官员老神在在,我们也祈祷希望在台湾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医疗现场大混乱,大量医疗难民发生!」

医疗劳动环境快速恶化、内外妇儿急重症五大皆空、护理师荒、大医院急诊壅塞、造成等待病床问题严重、拖延急症病情等问题,已经深切影响到民众就医的安全与品质,台湾的医疗崩溃已经是现在进行式!近日也不断成为全民及媒体关注的焦点。

要有病人的安全、和好的医疗品质,先要落实医疗人员的基本人权价值,跟劳动的正义。只要政府肯宣告:现在全台湾的医护人员,「完全」「落实」劳基法,人力的短缺反而有机会回流。

二○一二年四月十八日,劳委会邀集卫生署及民间相关团体代表,共同研议「医师相关职灾权益保障措施」。

笔者忝为台湾医疗劳动正义暨病人安全促进联盟(以下简称医劳盟)与会代表,原以为此次会议形成之多数共识(详细医劳盟声明稿及二○一二年四月十八日劳委会会议逐字稿,请参阅医劳盟网站脸书革命进行式),将成为台湾医疗环境改善之基石,未料卫生署医事处石崇良处长,稍后竟公开声明反对医师纳入劳基法,不但令与会者错愕,第一线医师更是闻之心寒。

石处长此番谈话令人愤怒之处在于:他率尔推翻卫生署(也是自己的发言)过去的立场──在兼顾病人照顾安全,及延续性照护的前提下,为了兼顾医师健康,卫生署不反对住院医师及实习医师纳入劳基法。这点在会中也受到医改会成员重砲痛批。

曾身经急重症医疗枪林弹雨的石处长,不仅不顾医改会的呼吁,更弃昔日伙伴不顾,选择站到当天与会的少数,大挺医院老闆(资方),继续排拒医师于劳基法门外,坐视、甚至加速医疗劳动环境继续恶化,着实令人齿冷。

身为急诊专科医师,石处长深知医疗特殊性,更亲身经历医师过劳之试炼,却不思如何研议配套措施,将医师尽速纳入劳基法,以根本之道维护病人安全、及劳动人权,反而企图以增列医院评鉴条款、与定型化契约应付。除了法理上站不住脚,卫生署难道视「监察院」对医院评鉴之「纠正」于无物?

医院评鉴走火入魔,耗竭磨损了本就已经严重不足的医事人力,早就是公开的祕密!妄想以造假成习的评鉴制度,「保障」医疗劳动安全,料无人能信服!

医劳盟重申,卫生署为保障病人安全,守护国人健康,须诚实面对医疗劳动的安全问题!

重弹医疗工作型态特殊、医院经营成本增加等老调,阻却医师纳入劳基法,只是坐实医改会「医院老闆」署之指控,站在「民众」与「第一线医疗人员」之对立面。

改革的浪潮,一波波涌动!连证严法师、法律界、科技大老、媒体投书、立委名人都深表关切!从医学生、医改会、总工会、医劳盟、前医院协会理事长、医师公会全联会、牙医师公会、中医师公会、劳委会……也都深表支持!

剩下谁在反对?哪些是阻挡的石头要搬开?少数血汗资方,少数即将下台的官僚……

最后,再次强调,医劳盟主张:

一、台湾所有医疗人员,包括护理师,受僱医师,都应该享有劳动人权之团结权,应该享有筹组工会的基本人权。
二、实习医师,住院医师,受僱主治医师,与一般台湾人民一样,应该平等纳入劳动基本法的保障。

医疗崩盘已经是现在进行式,台湾医疗劳动人权运动正在写历史,请各界予以全力支持,谢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