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硬件旷视 >每个考生的档案中都有一份政审材料 >

每个考生的档案中都有一份政审材料

每个考生的档案中都有一份政审材料

对于大多数苦读了十几年书的人来讲,高考就是一生中最重要的考试,这个考试决定了自己以后走什幺路,过怎样的生活,为自己的未来定下了生活质量的基调。高考也是国家选拔、培养人才的考试,在现代社会中这种考试必须面向全体有意报考的公民,这种考试必须公开、公正、公平地进行选拔。但是,在文革前,受到极左路线的影响,在教育革命和阶级斗争理论的鼓吹下,有些人因为身份问题或家庭原因失去了参加高考的资格,而让他们失去资格的制度就是高考的政治审查制度。

文革前的所谓的高考政治审查制度,就是通过政策法规的形式,对考生的考试权利做出制度性规定,这些规定合法地剥夺了部分公民的考试权。1949年中共建政之初的前两年,高校的招生还沿用着前政权的招生模式,各高校单独招生,这种模式不利于政府的控制,特别是无法很方便地限制高校的生源。至1952年开始,全国高等学校开始进行初次的统一招生考试,统一招生的方式方便了政府对生源的审查,1953年正式出台了政审制度,规定下列人员不能参加高考:

1、现被管制分子;

2、反革命分子和现行破坏活动分子;

3、确因反革命以及品质极端恶劣而被国家企业、机关、部队或高等学校清洗或开除的分子。

自此以后,高考的政治审查制度长期存在,并且随着极左思想的发展,审查也越来越严格,被限制的考生也越来越多。比如1955年的《高等学校录取新生的政治审查标準》中:规定了下列人员均不录取:

1、被管制分子;

2、目前依法被剥夺政治权利的分子;

3、五方面反革命分子;

4、被我机关、学校、部队、团体或工矿企业部门清洗或开除,现无确实证明有显着悔改表现者;

5、政治历史複杂,很难弄清而有可疑材料者;

6、品质恶劣或有反动言行、不堪教育改造者;

7、直系亲属被处死而本人坚持反动立场者。

1957年反右运动开始后,当局认为知识分子中仍有不少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分子,因此对于培养知识分子的高等院校加大了控制,把入学的门槛进一步阶级化,规定了下列人员均不得录取:

1、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

2、思想反动、坚持反动立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分子;

3、品质作风极端恶劣(例如,一贯偷窃、严重的流氓作风等)屡教不改的分子,均不应录取。

与以前相比较,1957年的规定不再是具体的标準,而是提出了不录取的原则,这些原则人为可操控性较强。在整个社会都在强调阶级斗争的重要性的情形下,这些原则也就不自觉地和阶级出身联繫到一起,地、富、反、坏、右分子以及资本家出身的子弟也就会被重点“照顾”。

为了严把高考的政审关,每年到高考报名时从中央到地方都会发文强调此项工作的重要性,并且对具体事项都做出严密的安排。笔者收集到一份1963年河南省商丘专员公署文教局、公安处、民政局、人事处的联合发文的文件:

这一年从中央到省,各级各部门发了多少文件来强调政治审查,从这份文件中就可以看到。对不同考生类别进行不同政治审查,文件中也做了规定,教育部门与公安部门主要对社会考生进行政审,应届毕业生主要由所在学校来进行政审。从笔者所搜集到的一些资料中来看,应届毕业生在报考时要填写一份《学生登记表》,除有常规的姓名、性别、年龄、出身、简历等项目外,还需详细填写家庭经济状况(包括动产和不动产);家庭成员(直系亲属、同居的旁系亲属)和社会关係的过去的历史、政治面貌、政治情况;自传。同时,在表格后面除了有学校对学生本人的政审结论外,还有主要亲属单位的证明材料,无单位的必须有当地派出所出具的证明材料。

笔者手中还有一份着名的铁路桥樑专家徐公望1964年报考研究生登记表,登记表最后有一项“考生所在单位的人事部门对考生情况的简要介绍和对报考的意见”,这一项的主要内容也是政治审查。

这些实例证明,在文革前高考的政治审查是十分严格的,此时,能否参加高考,是否能被录取,不再是个人能力的问题,而是出身的问题,是政治态度的问题。一个丧失了基本公正、公平原则的考试也必将走到绝境,文革开始后,高校停止招生,再后来,文革后期高校开始免试接受推荐入学的工农兵学员。像笔者这些出生于六十年代的人,都清晰地记得一部叫《决裂》的电影,电影中讲“马尾巴功能”的教授受到嘲讽,凭着一双满是老茧的手入学的人被歌颂。

高考的政治审查制度在文革后恢复高考后依然存在,但是摆脱了左倾思想影响下的政审越来越松,几乎成为一种形式存在。自此,高考的录取面向适龄的全体公民,最少在资格审查中已经没有了偏见。

高考的政审仅仅是当时各项政审中的一项,实际上在那个年代,无论是入伍当兵,还是进工厂当工人,或者入团、入党,或者为临时完成一项任务需要组成攻关小组、科研小组,都需要政审。可以想象,政审就是悬在出身不好的人头上的一把利剑,随时刺向他们,让他们失去入学、入伍、入团、入党等等的资格。

政审,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词。

(本文的内容参考了宋长琨所写的《文革前高考权利主体的演绎》(《中国考试(研究版)》2009年第1期)一文,对作者表示感谢,文中1953年、1955年、1957年高考不宜录取的人员内容也转自此文,特此说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