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推荐成果 >亲友诵经撒花盈瀛骸骨长眠大海 >

亲友诵经撒花盈瀛骸骨长眠大海


(槟城讯)去年七月轰动全国的小盈瀛命案终告一段落,週二在父亲黄荣秋及众亲友的陪同下,将小盈瀛的骸骨撒在浩瀚的槟城大海,一缕亡魂化成清风,望她早日转世投胎。週二上午约11时,黄荣秋及亲友抵达峇都丁宜海边,準备乘船到向北面的海域撒下小盈瀛骸骨,在乩童赖盛喜(地府保长伯附体)的领航下,快艇在海面飞驶45分钟后,在20海里的海域中停下。一路上,小盈瀛亲友在途中为小盈瀛撒下鲜花,口中不停念着“脱离苦海,普渡众生”的经文,而黄荣秋全程保持沉默,双手抱着小盈瀛的灵位,注视着小盈瀛的照片。赖盛喜站在船头上,全程诵读经文进行超度仪式,同时也放生逾30多只蝉鸟(也称放生鸟),代表小盈瀛的一生已圆满划上句号,脱离苦海,往生投胎。“盈瀛,你要一路走好”亲友悲痛哭喊快艇行驶了约45分钟后,“保长伯”指示快艇停下,并指明该处就是安葬小盈瀛的“吉地”。小盈瀛的亲友终按捺不住伤感,伤痛流泪地对着装有小盈瀛骸骨的莲花盆大哭喊“盈瀛,你要一路走好,不要再眷恋世间的一切,要早日投胎,知道吗......”由于小盈瀛只剩下3块骸骨,而特地为小盈瀛製作一个莲花,置放白蜡烛和12枚1仙铜币的灵位,黄荣秋迟迟不捨把莲花盆放置在海上,最终在法师的催促下,才万般不捨地把将莲花盆放在海面,让她缓缓的随波逐流。为了不让小盈瀛对世间及亲人还有眷恋,黄荣秋等在放下莲花盆后,所有人都转身不再回望,希望小盈瀛能够安息。公众轿车摩多随行沿途护送小盈瀛週二出席这项仪式者包括有小盈瀛的叔叔黄荣协、姑婆黄梅月、三姨婆郑清音、小姨郑婆琴等,至于生前最疼爱小盈瀛的祖父黄建春及祖母郑清丝则因为身体不适而没有上船。另外,小盈瀛生母郑慧雯在当日并没有随同出席。在启程到峇都丁宜前,黄荣秋及亲友在龙凤宫为小盈瀛进行最后一场法事,所有关心小盈瀛身后事的公众纷纷到来膜拜。另外,黄家也準备了一辆大巴士,让公众一路护送小盈瀛走完人生最后一程。此外,也有许多公众选择以轿车及摩多自行随着巴士,沿途护送小盈瀛,造成当地交通一度拥挤。盼盈瀛早日投胎家中不安置灵位为让小盈瀛能够早日投胎,黄家并不会在家中为小盈瀛安置灵位。黄荣秋表示,即使不安灵位,小盈瀛的灵位皆已安在亲友的心中。询及把小盈瀛的骸骨撒在大海后的感受时,黄荣秋希望小盈瀛能够脱离苦海,不要再挂念着家人,家人都会好好照顾自己。他说,黄家平日不会再祭拜小盈瀛,每年只会逢清明节及农曆七月时,才会以简单方式祭拜,以示对小盈瀛的挂念。前妻临时缺席黄荣秋指不强求询及为何郑慧雯没来护送小盈瀛最后一程时,黄荣秋表示,由于不方便的缘故,前妻郑慧雯才临时不出席。他说,早前他曾经透过报章,邀请郑慧雯一同护送小盈瀛最后一程,而郑氏仅出席週一晚举办的追悼会。他表示,他不会强求郑慧雯出席,相信小盈瀛也不会。祖父:心情还不能平静“我怀念小孙女”小盈瀛生前最疼爱她的祖父黄建春受访时表示,虽然小盈瀛的案件已告一段落,不过心里还是迟迟无法平静,至今仍然非常挂念心爱的小孙女。他说,至今他的内心还是很伤痛,小孙女的模样仍是时时出现在脑海中,每次一想到小盈瀛时,异常难过。“即使无法乘船送小盈瀛最后一程,不过盈瀛已留在我的心中了,希望她能够安息。”乩童:快艇回程突故障“盈瀛捨不得家人”据龙凤宫负责人赖盛喜说,虽然向北面海域撒骸骨的地点是根据小盈瀛的死亡时间及生辰八字所推算,不过正确的“吉位”却是由小盈瀛“选择”,相信这方位将会是小盈瀛投胎最好的地点。询及快艇在回途中突然发生故障意外,赖盛喜说,这有可能是小盈瀛不捨家人的缘故,希望家人能够再陪伴她一阵,才会使到快艇“无故”发生故障。他说,以他的经验,上回为另一家人举办海上葬礼时,快艇在回程中也是突然发生故障,长达数小时之久。他解释,这次小盈瀛的只逗留15分钟,证明小盈瀛乖巧懂事,聆听家人的叮咛,已放下世间的纷扰早日投胎。根据巫裔快艇驾驶员表示,他们在上船时已事先检查快艇的引擎,确定快艇没有问题后才出发,对于此次快艇无故发生故障,他们也表示啧啧称奇,当中确实无法解释。护送小盈瀛的快艇在回途中突然发生故障,导致黄荣秋一家人逗留在海中央无法回程,在法师及家人的不断地叮咛下,快艇终在15分钟后成功启动,并顺利回到岸边。郑慧雯:没送女儿最后一程“我一辈子的遗憾”小盈瀛母亲郑慧雯在週二没能亲自来送女儿最后一程,她向《》记者表示:“那将会是我一辈子的遗憾,我真的希望可以得到女儿的谅解!”没出席的理由,郑慧雯说,那是家里发生了一些问题,她绝对是在非常不得已的情况下,忍痛缺席。“我昨晚都在失眠,到现在都完全没有倦意,眼睛一直朝着时间望,也不停地在打前夫的电话,从他口中了解情况,我很痛,是个失败的母亲,女儿的最后一程,我也不能陪她。”一直按捺住自己不去想,但郑慧雯说,从週一取了女儿的骸骨后,心情就一直陷入最低处,心很酸很痛,睡不了,头又痛,很多和女儿的回忆都不断地一再涌上心头。“我去不了现场,但我会在心灵上和女儿同在,昨晚为她祷告,希望女儿在天之灵,会明白我的苦衷,她一直都很懂我。”郑慧雯说,她不想再看到又吵又闹的场面,只想女儿安息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为您推荐